浙江快乐12投注技巧
市井風景里的海南私家藏館
2019-10-28 17:13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從“私家珍藏”到“社會共享”的華麗轉身
   市井風景里的海南私家藏館


天福體育博物館收藏的奧運會紀念盤。海南日報記者 陳元才 攝

文\海南日報記者 徐晗溪

相對于國有博物館,私人博物館往往位于尋常巷陌,為個人創作或收藏的藝術品和文物開設。近年來,民間收藏掀起熱潮,海南民間博物館也遍地開花。10月24日,海南日報記者從海南省民政廳了解到,目前在省內登記注冊的民間博物館有30余家。

在海口復興城的海南瓊脂沉香博物館,一件件老物件講述著海南沉香的前世今生;澄邁天福體育博物館里有2000余件體育藏品,是體育愛好者的“打卡”之地;海南三亞海上軍事博物館是海南省唯一的軍事題材博物館,這里展出的導彈護衛艦、導彈驅逐艦、退役潛艇、登陸艇等總會讓大小朋友大飽眼福……不少人在旅行中會選擇到特色博物館打卡,把博物館當景點來游覽。海南民辦博物館都蘊藏著哪些風光呢?跟著海南日報記者來看看吧。

科普風景:有遠古風景也有現代桃花源

博物館,是一座城市的眼睛。想要了解一個城市的歷史、文化、風俗,一定要去這個城市的博物館去看看。海濱城市三亞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孕育了這個城市與眾不同的多元文化,有貝殼文化、民俗文化、自然文化等等。但對游客來說,三亞自然博物館是個比較特殊的存在。

三亞自然博物館建筑面積2400平方米,館內采用高科技聲、光、電技術,再現了1.4億年前的世界,館藏品包括被聯合國教科文稱為“20世紀最驚人的發現”——遼西熱河古生物化石;貴州關嶺、河南西峽、山東山旺動物群、寧夏同心生物群、內蒙古、甘肅等全國各地珍貴的古生物化石以及海南獨有的動植物標本,亦有被譽為“東方神木”的海南陰沉木、石中精品——五指山黃蠟石等共兩千余件展品。

三亞自然博物館坐落于三亞大小洞天旅游區,很多市民游客在游覽景區時,也會順便到該館打卡。小朋友們更是喜歡這個博物館,在講解員的帶領下,看著一件件古老的化石,他們仿佛看到了億萬年前生物的影子。

如果說三亞自然博物館是遠古時代的科普風景,那海南楚風木石博物館則是一花一世界的現代桃花源,那里寸步寸景、綠意盎然,包含了中國古典哲學的美感,是獨具海南特色的盆景天地。10月初,海南楚風木石博物館在海南花卉大世界開館,展出野漆、吊壁、山桑、穿破石、夜來香等40多種以原生海南樹材創作的盆景,以及《十八羅漢》《達摩》《屈原》《蘇東坡》等南渡江古沉木雕刻作品,吸引了不少省內外人士的關注。

“一棵矮壯雄茂的植物有大氣,亦有霸氣,尤其是樹干中間巧出一窟,別有新意,因而就湯下面,命名為‘有容乃大’。世間人物,有若樹之胸懷否?”海南楚風木石博物館館長胡慶魁是海南盆景藝術方面的專家,1993年來瓊后,他癡迷于海南樹種盆景創作和南渡江樹化石、古沉木及海南黃花梨收藏,親手制作了數百盆盆景,他多年來一直在海南的山水間尋覓,收藏了不少形狀各異的木化石(也稱硅化木、樹化石,品質卓越的稱樹化玉)。

這些木化石曾經都是鮮活的生命,為中侏羅紀晚期產物。1.4億年前,海南氣候溫暖,高大喬木繁茂,由于地質異變,地震、火山爆發,原始森林的參天大樹頃刻間被掩埋,高溫高壓缺氧,在漫長的歲月中,經歷地下水的化學交換、填充,樹木的木質部被二氧化硅等所置換,而將樹木的原始結構保留下來,于是形成木化石。

“海南茂密的森林覆蓋,為木化石準備了‘原材料’,而南渡江等河流又為木化石的形成貢獻了‘孵化器’,有了這些‘孵化器’,有了一億多年鍥而不舍水的拋光、沙的打磨,木化石方才脫胎換骨。”胡慶魁的海南楚風木石博物館免費對外開放,他希望通過這些展品,可以引起人們對自然和歷史的敬重與關心。

據了解,海南絕大多數民辦博物館都是免費對外開放,這些博物館不但讓收藏者從“獨樂”升華為“眾樂”,也為城市文明貢獻了一股力量。


白沙河谷的展品。海南日報記者 張茂 攝

本土文化風景:在這里讀懂對海南文化的堅守

“白沙河谷”聽起來像是個地名,但它實際上是家民辦博物館的館名。2012年7月26日,一則刊發在《光明日報》上的報道,讓這個位于樂東黎族自治縣佛羅鎮的博物館一夜之間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白沙河谷”的主人是一名郵局退休職工,名叫袁金華,今年已年過七旬。自1974年起,憑著對海南本土傳統文化的一腔熱愛,袁金華不斷發掘、收集、保護、整理與研究本土的歷史遺留物件,甚至不惜花光自己全部積蓄,盡一己之力,將一件件具有海南地域文化特質的文物留住,這一堅持就是45年。

白沙河谷本土文化園占地面積25畝,園內已建成海南本土文化博物館兩座,館內展示黎、苗、漢各族文物5000多件,其中青銅蛙鑼等是典型代表,更有紙質古籍、圖書幾萬冊。走入館內,黎錦龍被、鹿皮畫、黃花梨、鹿皮鼓等特色藏品讓人目不暇接,上至舊石器、新石器時代的磨制石器,下至近代海南黎族的生產生活用具,在這里都有了具體的展現。

多年來,袁金華不僅在收藏器物,更在不斷學習中努力建構自己的研究體系。他認為,海南黎族文化、中原移民文化、貶官文化、海洋文化都十分獨特,但“本土文化”更應該是對這些文化的整合。白沙河谷就在多年堅韌探索幾種文化的對比整合中,綜合地解讀海南文化。

袁金華的想法代表了海南絕大多數民辦博物館館主的收藏思路。據海南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海南幾乎每個市縣都有一家主打海南民俗的民辦博物館,如,三亞民俗博物館、檳榔谷景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博物館、海南錦繡織貝黎錦博物館(海口)、瓊中民俗博物館等,只是館藏面積有大有小,藏品質量不一,知名度或高或低。

民間收藏歷來是民眾信心的晴雨表,自古以來,我國就有“盛世收藏”之說。對于熱愛收藏的人士而言,收藏不僅是一種投資,也是一種生活態度。當民眾的熱情與地方推動地域、產業、行業文化的規劃契合,必然會出現井噴式發展,促進民辦博物館如雨后春筍般萌芽。

當然,海南民辦博物館的蓬勃發展,首先得益于2015年施行的《博物館條例》賦予非國有博物館的“國民”待遇,在法律層面明確了非國有博物館的地位和屬性;其次,2018年海南出臺的《關于進一步推動非國有博物館發展的實施意見》也體現了海南在性質、職能、責任、權益等方面公平對待國有博物館和非國有博物館的原則。無論是國有還是非國有,都是公共博物館,都有責任繁榮公共文化,展現海南本土文化之美。


游客在銘德票證博物館參觀。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趣味風景:“獨家記憶”里的情感打動

早晨的陽光傾瀉而下,籠罩著海口中山路,光影下的屋檐廊道顯露出歲月的痕跡。海口騎樓老街是中國歷史文化名街之一,也是海南名副其實的“網紅打卡地”,每位來騎樓老街的游客都會有不一樣的收獲,也許是聽到街角咖啡館傳出一段悅耳的鋼琴曲,也許是在中山路60號的票證博物館里,用老票證打開通向過往的窗戶,得以窺見往日的時光。


銘德票證博物館收藏的糧票。


銘德票證博物館收藏的民國結婚證。

票證博物館。騎樓老街“臥虎藏龍”,很多本地市民都不一定知道這里“隱藏”著一座私人博物館。從博愛北路左拐進入中山路步行街,直行約200米,便可來到海南銘德票證博物館。博物館的門牌并不顯眼,推開閉合的大門,里面卻是別有洞天——上下兩層總面積約270平方米的展廳內,展示著債券、地契、房契、婚書、證書、糧布票、銀行儲蓄單等9大類、16種珍貴票據、證照,共1600余張。這些票證來自全國不同地區,時間跨度從清代晚期至近現代,是清朝、民國到近現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見證。

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逛博物館并不一定是為了接受教育,可能只是為了體現一種不一樣的風景,文以載道不是民辦博物館的唯一風景,博物館里的趣味風景也是這邊獨好。比如,體育迷謝飛便在澄邁縣福山鎮擁有一座屬于他的私人體育博物館,用一件件體育相關收藏品,記錄那些無法復制的瞬間,與更多人分享打動人心的體育精神。

對謝飛來說,每一份藏品都是一個故事。因此,他的體育博物館里除了奧運火炬、明星簽名等“貴重藏品”外,還展示著一張張再平凡不過的賽事工作證、一件件由普通“跑友”簽名的T恤衫,還有一枚枚民間賽事的獎牌,這些“普通藏品”與“貴重藏品”同臺展出,很是有趣。畢竟,對藏家來說,最珍貴的本就是物件背后的“獨家記憶”。

失戀博物館。記憶最能引起共鳴,這在失戀博物館的爆紅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一張火車票、一個毛絨玩具、一件沒有織完的毛衣、一部存滿短信的舊手機,這些看似平淡無奇的物件,其實都是海口失戀博物館的館藏物品,它們無聲講述著捐贈者與前任的感情過往。

失戀博物館,顧名思義就是以“失戀”為主題的博物館,專門收集陳列失戀者無法處置的“愛情遺物”。“向我們捐贈愛情的遺物,將愛的回憶珍藏在這里,然后繼續前行。”這是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失戀博物館鼓勵人們走出失戀陰影的方式,它是世界上第一家失戀博物館,自從2006年在一個改裝后的集裝箱里首次亮相之后,這一創意引起了人們的興趣和認同,成為火遍全球的網紅。在幫助失戀者治愈的同時,失戀博物館本身也成了旅行景點,吸引不少年輕人前去打卡拍照。

走進海口失戀博物館,觸目皆是日常生活中的各種物品,似乎看不出有多少特別。不過,一旦你仔細閱讀每件展品旁邊的文字說明,就會被講述的故事和表達的情感打動。這些描述或只言片語,或長達千字;或悲嘆,或憤怒,或自嘲。在失戀博物館里,每件藏品都曾見證一段已然破裂的情感,講述著一段愛與痛的故事;每一個經歷過失戀的人,都一定會在這里產生共鳴,欣賞這獨特的博物館風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