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快乐12投注技巧
黎族鼻簫傳四方
2019-10-21 11:13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黎族鼻簫傳承人黃海林。

文\海南日報記者 習霽鴻

10月17日,在第七屆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上,一曲清幽婉轉的悠揚簫聲穿過鼎沸的人聲直抵觀眾心房,循聲望去,臺上正站著一群用鼻子吹奏的黎族兒女。

這簫聲,就是來自于黎族竹木器樂傳承人黃海林創辦的“五指山之聲”樂團。

結緣 | 小城姑娘飛向世界

人生之美妙,也許正在于其不可預見性。

成長于碧水青山間,五指山市沖山鎮什里村姑娘黃海林自小就常見老人們將一支古樸的竹木樂器置于唇鼻處,鼻翼鼓起,悠遠樂聲便飄揚出來,繞山環水,叫人沉醉。

17歲那年,黃海林進入保亭歌舞團,成為一名舞蹈演員。在這里,她結識了人生最重要的導師之一:國家級黎族竹木器樂傳承人黃照安,知道了兒時那美妙樂音便是來自于黎族竹木器樂之一——鼻簫,以及它瀕臨失傳的境地,“年輕人都喜歡洋氣,沒人學。”

“我學!”在黃照安的鼓勵與指引下,花樣年紀的黃海林成為團里第一個學習鼻簫的人。

同齡姑娘買花裙子、高跟鞋,黃海林花一整月的工資買鼻簫。同齡姑娘打扮得光鮮漂亮,享受青春,黃海林一心只想著練習:“有一回練得好好的,突然窗戶被人砸了,我這才發現已經是半夜12點多了。”

鼻簫的紙質樂譜極少,許多曲子都是由古稀老人們口頭教授,因為擔心忘記旋律,黃海林養成了簫不離手的習慣。“有時候走在大街上,突然想起個旋律,就馬上拿來吹。”說到這,黃海林有些不好意思:“我這個人經常丟三落四,錢包、水杯、雨傘,什么都丟過,唯獨鼻簫,跟著我走南闖北,卻從沒丟過。”

很快,保亭歌舞團就接到了一項演出任務,黃海林被安排獨奏鼻簫,沒想到觀眾反響極好。這讓不被理解的黃海林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決意繼續求學。

2009年,黃海林跟隨歌舞團前往俄羅斯演出,這是小城姑娘第一次踏出國門。觀眾如雷的掌聲和皚皚的白雪,讓黃海林高興得睡不著覺,跑到雪地里肆意玩耍,“還偷偷吃了一口雪。”

鼻簫引領黃海林走進了一個全新的音樂世界,也為她打開了大千世界的廣闊大門。借由鼻簫,黃海林從大山飛向了萬里高空。

轉折 | 回歸音樂成立黎族竹木器樂團

隨著女兒出生,家庭的經濟負擔驟然沉了。當時,鼻簫的市場認知度依然極低,靠它賺錢比較艱難。望著襁褓中的寶貝,母親黃海林決定去賺錢。她開過餐館,也涉足過酒店業和房地產業。比起以前,手頭確實寬裕了些,卻“總感覺特別空虛。”

是賺錢還是重回音樂世界?兩年時間里,這兩種想法在黃海林腦中來回撕扯。最終,渴望傳揚黎族竹木器樂的黃海林選擇重新撿起鼻簫。

“回歸”音樂后,內心更加堅定的黃海林發狠一般地練習,被鼻簫磨破的鼻頭剛剛結痂又被磨破,總也沒能徹底好起來。

2014年,中央民族樂團副團長趙東升率隊到五指山采風,黃海林有幸與樂團青年吹管樂演奏家丁曉逵現場即興合奏,獲得滿場好評。趙東升當即記下了黃海林的電話號碼,希望有機會合作。黃海林認為這只是場面話,她從未奢望過一個小城姑娘能和中國頂級樂團合作。


黃海林演奏《五指山戀歌》,中央民族樂團伴奏。

幸福總是突如其來。2015年,趙東升打來電話,不僅邀請黃海林去北京大劇院演出,甚至還專門為她寫了一首《五指山戀歌》,“鼻簫主奏!”回憶起這段往事,黃海林依然興奮不已。演出當晚,黃海林站在北京大劇院的舞臺中央,中央民族樂團的80多名音樂家為其伴奏。在滿溢的幸福感中,黃海林不負眾望,圓滿完成了演出。

2016年,黃海林注冊成立了“五指山之聲”樂團,這是海南省首支黎族竹木器樂樂團,專門演奏筒勺、灼吧、鼻簫、口弓、拜、哩咧、叮咚和獨木鼓等黎族傳統竹木器樂。“團員們來自各行各業,年齡最大的近80歲,最小的只有15歲。”由于都不是職業樂手,有些團員甚至不會看樂譜,“合奏的時候,每個人節奏不同,也不知道該怎么配合。”一個接一個的困難讓黃海林一度想要放棄,最終為了夢想還是堅持了下來。


“五指山之聲”黎族竹木器樂樂團鼻簫演出現場。

經過學習和磨合,樂團漸入佳境,除了演奏傳統曲目外,還自行創作了不少新曲目。境內外演出邀請紛至沓來。光是去年,樂團就去了波蘭、英國和丹麥等國家演出。“上個月去北京參加了世博會,然后立馬去了英國,從英國回來直接飛成都,剛從成都回來就來參加省博物館的中秋演出了。”黃海林掰著手指頭,歷數樂團近期的演出,戲稱“大家都準備轉行當空中飛人去了。”

傳承 | 主動出擊桃李滿“山”

人生之美妙,也許還在于深愛的事業后繼有人。

有一次,黃海林帶女兒去參觀博物館。望著玻璃展臺里陳列的黎族竹木樂器,在黃海林的樂聲中長大的女兒很是疑惑:“媽媽,為什么這些樂器不拿出來吹呀?”女兒的話讓黃海林心酸不已,她不知是否該告訴這個黎族孩子,那是因為這些樂器已瀕臨失傳。

作為黎族竹木器樂傳承人,黃海林決定用自己的力量去做一點點小小的改變。

在此信念的驅動下,“五指山之聲”樂團成立了。樂團利用各種機會推廣黎族竹木器樂,許多節假日都在舞臺上度過。“天天去演出,我看他們是掉進錢眼兒里去咯。”有人曾酸溜溜地這樣說。黃海林搓了搓鼻尖,輕輕嘆了口氣:“其實我們很多演出都是公益性的,甚至有時候還要自己貼錢,最多的一次我貼了十多萬。但我們還是想多演,因為拒絕一次,就少了一個宣傳黎族竹木器樂的機會,而且下一回主辦方可能也不會再邀請我們了。”

一花獨放不是春。自打2013年底起,黃海林就應市政府之邀,進駐多個中小學,教授竹木器樂。“海南有句話叫‘教人精自己傻’,意思是教會了徒弟、自己就沒有市場了,我不怕這個,我只怕它失傳。”

師父有意教,徒弟卻不愿學。00后年輕孩子對“年邁”的古曲意興闌珊。偶然一次,黃海林靈機一動,嘗試用鼻簫吹了一回《忘情水》,發現可行,便及時將流行歌曲加入教學計劃,“孩子們很喜歡,興趣也上來了。”

寒暑假期間,為了方便孩子們練習,黃海林在自己家騰出了空房間,供住得偏遠的孩子們免費吃住。幾年下來,黃海林帶的學生已經達到了幾千人,遍布五指山。

除了曲目之外,黃海林也努力創新竹木器樂的演出形式。過去叮咚一直以輔助樂器的角色出現在舞臺上。黃海林思考著到底是什么限制了叮咚,“傳統的演奏中,演奏者是站在一人高的樂器背后的,觀眾甚至看不見他們長什么樣。”黃海林試著讓學生根據音樂變換點位,舞臺頓時靈動了不少,叮咚這門樂器由此從舞臺的角落走向了中央,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專門曲目,也吸引了更多的孩子學習這一門黎族樂器。

黃海林還積極響應政府號召,帶領樂團走進社區、走進農村。在政府開辦的村民素質提升與民族文化傳承培訓班里,常常能看到黃海林授課的身影。“來參加培訓的有很多貧困戶,他們掌握了這個技能后,在自己家門口就能掙到錢,多好。”黃海林下意識地輕撫桌上的鼻簫,笑著說道。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