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快乐12投注技巧
瓊州利氏 德義傳世
2019-11-04 15:05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字體:   打印


定安龍湖鳳池古村是利氏在海南島的主要聚居地之一。

文\圖 特約撰稿 陳光潤

面朝文筆峰,建于清嘉慶五年(1800年)、五間回廊起角式的定安縣龍湖鎮鳳池利氏宗祠,造型樸實大方。宗祠內,朱漆裝飾的楹柱上書寫著各個不同時期的對聯,右上方的橫梁上懸掛著留美博士利幕驕及其夫婿贈送的“祖德造福子孫”匾牌。

“遷瓊始祖諱斌直公,字達儒,號貞原,閩省福州府莆田縣裔。配宜人楊氏,派三:長經、次緯、三綱。公生穎異,博通經史子集,宋熙寧壬午,任瓊州府文昌縣教諭,衡文修行,士子山斗奉之……”

利斌直第三十三世孫利振欽,珍藏的一套七卷清代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續修的“昌安堂”《利氏族譜》,呈黃褐色,雕版印刷,原封面已散佚,部分紙張朽爛如絮,全套族譜有蟲蛀的痕跡,一些文字已經丟失,但大部分內容尚可辨認。


定安鳳池村利氏宗祠。

情定文昌的莆田進士

明清時期族譜的纂修,為了抬高家族地位和聲望,在追溯祖先時,普遍攀附某名人或者皇親國戚甚至是帝王,成為民間修譜的通病。利氏族譜總體上比較客觀,對先人沒有刻意吹捧。

只是族譜中個別地方出現年號和干支不一致等瑕疵,比如,族譜中記述渡瓊始祖利斌直是宋代熙寧壬午年中進士,然而熙寧年號并沒有壬午年,應該是崇寧元年(1102年)壬午科登榜。

族譜記載,利斌直登科后走馬赴任文昌縣學教諭,他大力興辦教育,為民開智解愚,教授學子讀書習經,廣傳知識,惠澤一方,與民眾發生了深厚的感情,為文昌士子所敬重,卸任后就地落籍,后代在文昌縣城附近形成了一個聚落——利家園。

此后,利氏后人以利家園為起點,開枝散葉,遷居全島各地,逐漸形成了文昌文教鰲頭村、定安龍湖鳳池村、屯昌西昌大武村三處主要聚居地。

利斌直渡瓊迄今已900多年,但利姓并不常見,在海南是名副其實的小姓,至今全島僅2000余人。


《利氏族譜》收錄了明代文昌進士邢祚昌為渡瓊始祖利斌直題寫的墓贊。

族中多德義

細讀《利氏族譜》,“詩禮傳家”“書香繼世”“克勤克儉” ……這些形容傳統美德的詞語,頻頻出現在利氏后人的行狀和傳贊中,從中可以看出利氏是很重視文化教育的“耕讀人家”。誠然,利氏后人沒有考取舉人、進士,但有不少貢生、監生和庠生以及一大批獲得文林郎、登仕郎等虛銜文官。

利氏家族中有不少好施樂義之士。

利斌直二十六世孫利元(1726-1804),號文峰,定安縣庠生, “處事深沉,聲色不近于心,內宗族,外鄉黨,多蒙教育之功,貧苦者多為賑濟,建祖祠,整圣殿,修譜牒,置學田……幾有善事之當為者,未嘗以費利而不為,有不善之不當為者,未嘗以有利而為之,排難解紛,咸推公正,平冤息訟,共羨老成。”從文昌舉人鄭乃憲為他寫的行狀可以看出,利文峰德行高潔,周濟貧民,敦宗睦族,熱心公益,常為鄉民排憂解難,為端正一方風氣起到了表率作用。


《四庫全書》編修、瓊山進士吳典(原名吳琠)為利文峰撰寫的祝壽歌。

《四庫全書》編修吳典稱其“取舍不愧古人風,一言一行君子同,好施樂義非強飾”,寧愿自己少吃少穿,也要扶貧助困,“貧者贈以粟,死者施以棺,”行善不求名利,他的價值觀和犧牲精神大有古代圣賢之風范。

“武庫揚名,采芹香如拾芥,黌宮幟藝,投謝策而無人……”張岳崧在祭文中稱贊他不但武藝高強,還能寫一手好文章,是個能文能武的鄉紳。探花郎與利文峰有著非同尋常的姻親關系,張岳崧的小女兒嫁給了利文峰的長孫利緯文,侄孫、廩貢生張熊能是鳳池利氏的女婿。

能得到幾位清代鄉賢的贊許,利文峰絕非等閑之輩,他樂善好施,和睦鄉里,廣修善行,聲名遠振,不僅是利氏的標桿人物,更是那個時代瓊州的“道德模范”。

利文峰早已作古,但其精神風范傳諸后人。

明末清初,因時局變化,瓊北地區盜匪滋生,定安鳳池村一帶人丁稀少,勢單力弱,村民經常被盤踞在山中的盜賊打家劫舍,社會秩序混亂。秉性忠義的利云科,目睹盜匪猖獗,鄉里遭殃,便組織村中身強力壯、有正義感的其他姓氏村民,練武習功,保護鄉里。有一天,猖狂的盜匪入村劫掠,由于來不及通知其他鄉民,利云科挺身而出,孤身一人趕赴財物儲存地,維護公家財產。盜匪仗著人多勢眾,將他層層圍住,猛烈攻擊。在沒有其他力量支援的情況下,利云科毫不畏懼,赤手空拳與數十名盜匪展開搏斗,但寡不敵眾,身負重傷,不久因傷逝世。

瓊州利氏于同治乙丑年(1865年)進行第三次重修譜牒,由于族中貧乏,費無從籌,心懷族事的二十九世孫利國仁,變賣家產,“捐家財二十二千文”,個人捐款占全島利氏的二成,為族人做了表率。由于利國仁的慷慨解囊,宗譜得以順利纂修刻印,其事跡至今仍在利氏家族中傳頌。“國仁公的行為不只是尊祖敬宗,更是一種有擔當的‘尚義’。在那個年代,他家遠不是什么富貴人家,為修譜能捐出這么多的錢財,實屬不易。”利振欽說,利國仁捐資修譜,是利氏“樂善好施”家風的具體體現。

“走水婆”故事代代傳

在鳳池村,有一座走過200多年滄桑的老宅,為“走水婆”謝氏當年一手營造。關于“走水婆”的故事,利氏族人口口相傳。

宗譜記載,謝氏是第二十六世孫利亨之妻、利元(即利文峰)的弟媳,生于雍正癸丑年(1733年),來自定安縣定城鎮的一個大戶人家,嫁入利氏家門前定安縣連降暴雨,南渡江水位急劇上升,堤壩有一處被沖垮,險情隨時可能發生。縣城周邊民房又地處低洼地帶,由于雙方婚期已定,擔心受水災影響,婚禮無法正常進行,謝氏便提前嫁入利家,因此,鳳池村民稱謝氏為“走水婆”。

謝氏16歲前后嫁入利家,她性情溫和,“喜怒不形于色”,常常督促丈夫利亨要向父親、哥哥那樣勤讀圣賢書,潛心研究學問,才能立業成名。謝氏婚后生下兩個兒子,但是很不幸,“年二十而公早逝”,丈夫利亨遽然辭世,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年方二十的謝氏。

丈夫的離世讓謝氏肝腸寸斷,但她“矢志冰霜,益多刻苦,懷抱兩孤”,盡管村里有人力勸其改嫁,都被謝氏嚴詞拒絕。

據利振欽介紹,“走水婆”嫁入時利氏家境并不寬裕,后丈夫突然離去,家里失去了主心骨,還要撫養兩個出生不久的孩子,使得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但她沒有哀天怨地,沒有退縮,而是堅強地挑起生活重任,艱辛撫育二子,孝順公婆,與鄉鄰和睦相處,相互扶持。更令人欽佩的是,謝氏不僅通過勤儉持家和精心的經營成為當地富有人家,還積極參與主持、出資建造本族宗祠,為利氏子弟開展啟蒙教育提供了場所,頗有“大丈夫風范”,鳳池村的老老少少都很敬重她。

乾隆四十年(1776年),鳳池利氏建造宗祠,謝氏是三大主持之一,并趁族中首建宗祠之機,與利元共捐錢三百六十千文,幾乎是整個建造資金的一半。從籌備到竣工,利氏宗祠的建造歷經24年。

中國古代女性受封建禮教約束嚴重,“女子無才便是德”,初衷是把女性塑造成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道統奴隸,傳統女性大多都是干家務,參與家庭以外公共事務者很少,謝氏參與主持建造宗祠在那個年代顯得有些“另類”。

據了解,謝氏參與主持、捐資建利氏宗祠是有原因的。雍正年間,朝廷頒布“設家塾以課子弟”的法令,宗族辦學風靡一時,于是出現了“縣有學,族有館,家有塾”的教育格局,其中族學和家塾直接在家族祠堂開辦,教習族中子弟。因此,深明大義的謝氏捐出家產,籌建宗祠,助振利氏崇文重教的族風。

在謝氏的言傳身教下,兒子紹文、約文二人均考取監生,成為瓊州利氏家族史上的佳話。曾在海南中學讀書、后來考上南京大學的留美博士利幕驕便是“走水婆”謝氏的嫡系后人,為渡瓊始祖利斌直的三十四世孫。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